专家称游戏成瘾会造成大脑损伤?“游戏成瘾”可能连病都算不上

热点游戏 2021-10-14 20:25:09

自今年9月1日,“史上最严游戏禁令”出台后,“游戏”再度成为热搜常客,活跃在公众视野中,这其中,关于青少年沉迷游戏的话题热度尤其高。

日前,北京回龙观医院主任医师牛雅娟在接受采访时称,长期沉迷网络游戏,将改变大脑结构。但在采访中,她始终未表明玩游戏究竟是如何改变大脑结构的科学研究或依据来源,也不曾透露研究结果或局限性等因素。

这一观点在网络流传后,引起大量关注的同时,也引发一些业内人士的争议。事实上,国际高校及权威机构早在近10年前,就已经得出结论,将网络游戏成瘾视为精神疾病,是缺乏科学依据的。而所谓“改变大脑结构”,可能只是断章取义的文字游戏。

针对这一观点,有以下三点疑问,想和大家一同探讨。

问题一:“游戏成瘾”到底是不是一种病?

“游戏成瘾”什么时候就成了一种病?先给大家做个小科普。

世界卫生组织2019年5月25日召开第72届世界卫生大会,会上通过《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首次将称为“游戏障碍”电子游戏上瘾行为列为疾病。在《美国精神障碍与统计手册第五版》(简称DSM-V)中,并没有把它明确列为一种疾病,而是将其归结为一种精神障碍。DSM-V表示,网络游戏成瘾并不由时长决定,而是由是否对其它活动丧失兴趣、是否用游戏调节情绪、是否对人际关系或者工作(学业)产生负面影响等多个维度判断。

但需要指出的是,在学界游戏成瘾是否为精神疾病,一直是争议极大的话题。

一些学者指出,所谓的游戏成瘾,很多时候更是一种有效应对压力的机制,并不是病。早在2018年,来自欧美36个高校和机构的心理学、脑神经科学、精神病学、社会学等领域的专家学者联合发表了一篇文章,引用了数十篇文献指出,目前网络游戏成瘾的定义并不具有普适性,它可能被严重夸大了,符合游戏成瘾诊断标准的行为也并不一定导致其它精神疾病,因而把网络游戏成瘾视为精神疾病是缺乏科学依据的。

同时,更有研究表明,玩游戏甚至可能有益大脑发育。2014年4月16日,电子科技大学神经信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宫殿坤博士及其团队,发表了《动作类视频游戏可增加脑岛的灰质体积并增强其功能连接性》的论文,并刊登在国际顶级刊物《科学报告》上。宫殿坤博士及其团队召集了80余位游戏玩家,并将其分为专业组(至少6年以上动作游戏经验,多为专业竞技选手)和业务组(不到1年动作游戏经验)。经过2年时间的实验研究,他们发现:与业余玩家相比,专业玩家的岛叶中,大脑神经元数量有明显的增加,且功能连接性有明显增强。岛叶是大脑皮质的一部分,位于大脑的中心位置,是“全脑信息整合交换机”。这一实验结果表明,玩动作竞技游戏可能提高了注意和感觉运动功能。此外,还有研究发现,玩游戏的年限与双侧嗅皮质、海马、枕叶灰质体积正相关,玩游戏反而有益于大脑发育。

面对大量权威研究,近期世界卫生组织对游戏的态度,也变得不太“坚定”。2020年3月底,全球新冠疫情肆虐之时,世卫组织曾联合各大游戏厂商发起Play Apart Together活动,鼓励大家多宅在家里玩游戏。不得不说,游戏厂商们也是怪无辜的,“卸磨杀驴”的遭遇,肯定不止这一次。

问题二:游戏成瘾性真就那么高?甚至会改变大脑结构?

事实上,fda数据显示,电子游戏的成瘾比例比跑步还低。而且,退一万步说,哪怕游戏成瘾最终真的被认定为是一种障碍,爱打游戏也绝不等于有病,所谓疾病的诊断标准是非常严格的。绝大部分的游戏玩家达不到疾病的标准。

这里有一点极易引发的误区,世界卫生组织所谓的游戏成瘾精神疾病,是有严格的限定范围和前提条件的,比如是否“影响正常的社会功能”,这是基于医学科学之上的判定。在牛雅娟的阐述中,对游戏成瘾也有极为严苛的判定标准。

而国内许多家长,一部分是焦虑于“专家说游戏成瘾伤脑子”的标题党,另一部分则是完全按照自己的主观臆想,来判断自己的孩子是否正在或可能游戏成瘾。况且,目前国内并没有任何研究数据表明,网络游戏成瘾在未成年人中普遍存在。

还真别不信,别人家的孩子背地里还真就在“偷摸玩游戏”。数据显示,清北的学生不仅玩游戏,而且玩家比例很高,并且在竞技类的游戏上平均水平很靠前。即使对游戏没兴趣的学生,也鲜有认为游戏玩物丧志的。

并且,大量研究显示,你的孩子即使真的玩物丧志,这个“物”也不一定就是游戏。

2014年韩国首尔国立大学的Soon-Beom Hong等招募了12名网络游戏障碍者以及11名健康对照者,使用功能磁共振技术检测了两组人群尾状核、壳核腹侧和背侧的功能连接差异,发现网络游戏障碍与背侧壳核功能连接改变相关。文章认为,网络游戏障碍导致神经功能改变与其他物质成瘾现象类似,都涉及皮质纹状体环路的改变。

用白话解释大概就是说,该研究认为,网络游戏成瘾的重点在于“成瘾”,而不是“游戏”,“游戏”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包括踢球、打麻将在内任何的行为都会导致脑结构的变化,而不是只有游戏会导致脑结构的变化。可见“游戏成瘾会改变大脑结构”,完全是一场伪科学的文字游戏。

问题三:问题到底是出在游戏身上,还是“成瘾”本身?

如果家长们觉得用清北学生定义全部学生太过片面,那也该认真思考一下,牛雅娟专家所说的游戏成瘾会改变大脑结构一说,是否也非常片面。

一说到成瘾就自动联想到游戏,是否矫枉过正?

这一点值得商榷,一说“XX成瘾”自动等于“游戏成瘾”,仿佛成为了一种社会认知。这种认知是刻板印象还是人为操控,我们不得而知。明理人稍微一思考都能明白,问题明明不是出在游戏上,而是出在“成瘾”上。酒精会成瘾、毒品会成瘾、赌博也会成瘾。

举个没有科学依据但很好理解的例子,假设你“喝水成瘾”,不喝水就浑身难受,奇痒无比。这是病吗?不治要人命吗?答案必然是肯定。但如果人类为了根除这种病症,就把地球上所有的水资源消灭,说水是万恶之源,也不准人喝水,别说治病了,人类都灭绝了。

并且,历史早有论断,简单地把成瘾品污名化是非常愚蠢的手段,容易适得其反。比如被称为美国史上最奇葩禁令的20年代美国禁酒令,非但没有降低美国人酗酒比率,反而催生了私酒贸易。私酒贸易的壮大,促使了美国黑手党的迅速壮大。

玩游戏究竟是怎么伤了脑子,这位专家是一点也没说明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当“游戏”这两个字,成为某种流量密码的时候,它究竟是个正面还是反派,都已经不重要了。

0 评论: 0 阅读:27